第三八章 薩德

這章是麥加的,全章共計八八節。

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

零零一

薩德。指著名的《古蘭經》發誓。

零零二

不然!不信道者,是妄自尊大、違背真理的。

零零三

在他們之前我曾毀滅了許多世代,他們呼號,但逃亡的時機已逝去了。

零零四

他們驚訝,因為他們本族中的警告者來臨他們。不信道的人們說:「這是一個術士,是一個說謊者。

零零五

難道他要將許多神靈變成一個神靈嗎?這確是一件怪事。」

零零六

他們中的貴族們起身說:「你們走罷!你們堅忍著崇拜你們的眾神靈罷!這確是一件前定的事。

零零七

在最後的宗教中,我們沒有聽見這種話,這種話只是偽造的。

零零八

難道教誨降於他,而不降於我們嗎?」不然!他們對於我的教訓,是在懷疑之中,不然!他們還沒有嘗試我的刑罰。

零零九

難道他們有你萬能的、博施的主的慈恩的庫藏嗎?

零一零

難道他們有天地萬物的國權嗎?假若他們有,就叫他們緣天梯而上升吧!

零一一

他們是由各黨派聯合起來的烏合之眾,他們將要在那裡敗北。

零一二

在他們之前,曾否認使者的,有努哈的宗族、阿德人、有武力的法老、

零一三

賽莫德人、魯特的宗族、茂林的居民。這些都是黨派,

零一四

他們之中沒有一個未曾否認使者的,所以我的懲罰是必然的。

零一五

這些人,只等待一聲喊叫,那是不耽擱一霎時的。

零一六

他們說:「我們的主啊!在清算日之前,請你快將我們所應得的刑罰,降於我們吧!」

零一七

你當忍受他們所說的話,你當記憶我的僕人——有能力的達五德,他確是歸依真主的。

零一八

我確已使諸山服從他,他們早晚讚頌。

零一九

並使眾鳥集合起來,統統都服從他。

零二零

我鞏固他的國權,我賞賜他智慧和文辭。

零二一

兩造來告狀的故事來臨你了嗎?當時,他們逾牆而入內殿。

零二二

當時,他們去見達五德,他為他們而恐怖。他們說:「你不要恐怖!我們是兩造,被告曾欺凌了原告,請你為我們秉公裁判,請你不要偏袒,請你指引我們正路。

零二三

這個確是我的朋友,他有九十九隻母綿羊,我有一隻母綿羊,他卻說,『你把牠讓給我吧!』他在辯論方面戰勝我。」

零二四

達五德說:「他確已欺負你了,因為他要求你把你的母綿羊歸併他的母綿羊。有許多伙計,的確相欺,唯信道而行善者則不然,但他們是很少的。」達五德以為我考驗他,他就向他的主求饒,且拜倒下去,並歸依他。※

零二五

我就饒了他的過失,他在我那裡,的確獲得寵愛和優美的歸宿。

零二六

達五德啊!我確已任命你為大地的代治者,你當替人民秉公判決,不要順從私欲,以免私欲使你叛離真主的大道;叛離真主的大道者,將因忘卻清算之日而受嚴厲的刑罰。

零二七

我沒有徒然地創造天地萬物,那是不信道者的猜測。悲哉!不信道的人們將受火刑。

零二八

難道我使信道而且行善者,像在地方作惡者一樣嗎?難道我使敬畏者,像放肆的人一樣嗎?

零二九

這是我所降示你的一本吉祥的經典,以便他們沉思經中的節文,以便有理智的人們覺悟。

零三零

我將素萊曼賜予達五德,那個僕人真是優美!他確是歸依真主的。

零三一

當時,他在傍晚,檢閱能靜立、能奔馳的馬隊。

零三二

他說:「我的確為記憶我的主而喜好馬隊,直到牠們被帷幕遮住了。」

零三三

他說:「你們將牠們趕回來罷!」他就著手撫摩那些馬的腿部和頸部。

零三四

我確已考驗素萊曼,我曾將一個肉體投在他的寶座上,然後,他歸依真主。

零三五

他說:「我的主啊!求你赦宥我,求你賞賜我一個非任何人所宜繼承的國權。你確是博施的。」

零三六

我曾為他制服了風,風奉著他的命令習習流向他所欲到的地方。

零三七

我又為他制服了一切能建築的或能潛水的惡魔,

零三八

以及其他許多帶腳鐐的惡魔。

零三九

「這是我所特賜你的,你可以將它施給別人,也可以將它保留起來,你總是不受清算的。」

零四零

他在我那裡,的確獲得寵愛和優美的歸宿。

零四一

你應當記憶我的僕人安優卜。當時,他祈禱他的主說:「惡魔確已使我遭受辛苦和刑罰。」

零四二

「你用腳踏地吧!這是可用以沐浴和可用作飲料的涼水。」

零四三

我曾以他的眷屬,和像他們的,同齊賞賜他。那是由我降下的慈恩,也是由於教誨有理智的人們。

零四四

「你當親手拿一把草,用它去打擊一下。你不要違背誓約。」我確已發現他是堅忍的,那僕人真優美!他確是歸依真主的,

零四五

你應當記憶我的僕人易卜拉欣、易司哈格、葉爾孤白,他們都是有能力、有眼光的。

零四六

我使他們成為真誠的人,因為他們有一種純潔的德性——常念後世。

零四七

他們在我那裡,確是特選的,確是純善的。

零四八

你當記憶易司馬儀、艾勒葉賽爾、助勒基福勒,他們都是純善的。

零四九

這是一種教誨。敬畏的人們,必得享受優美的歸宿——

零五零

永久的樂園,園門是為他們常開的。

零五一

他們在園中,靠在床上;他們在園中叫人拿種種水果和飲料來。

零五二

他們有不視非禮的、同年的伴侶。

零五三

這是應許你們在清算日之後得享受的。

零五四

這確是我的給養,它將永不罄盡。

零五五

這是事實。放蕩者必定要得一個最惡的歸宿——

零五六

那就是火獄,他們將入其中。那臥褥真惡劣!

零五七

這是事實。他們將嘗試刑罰,那刑罰是很熱的飲料,和很冷的飲料,

零五八

還有別的同樣惡劣的各種飲料。

零五九

這些是與你們一齊突進的隊伍,他們不受歡迎,他們必入火獄。

零六零

他們將說:「不然!你們才是不受歡迎的,你們曾把我們誘惑到這種境地,這歸宿真惡劣!」

零六一

他們將說:「我們的主啊!誰把我們誘惑到這種境地,求你使誰在火獄中受加倍的刑罰。」

零六二

他們將說:「有許多人,從前我們認為他們是惡人,現在怎麼不見他們呢?

零六三

我們曾把他們當笑柄呢?還是我們過去看不起他們呢?」

零六四

居火獄者的爭論是必然的。

零六五

你說:「我只是一個警告者。除獨一至尊的真主外,絕無應受崇拜的。

零六六

他是天地萬物的主,他是萬能的、至赦的。」

零六七

你說:「那是一個重大的消息,

零六八

你們卻離棄它。

零六九

當上界的眾天神爭論的時候,我不知道他們的情形。

零七零

我只奉到啟示說我是一個坦率的警告者。」

零七一

當時,你的主曾對眾天神說:「我必定要用泥創造一個人,

零七二

當我把他造出來,並將我的精神吹入他的體內的時候,你們當為他而倒身叩頭。」

零七三

眾天神全體一同叩頭,

零七四

唯易卜劣廝自大,他原是不信道者。

零七五

主說:「易卜劣廝啊!你怎麼不肯對我親手造的人叩頭呢?你自大呢?還是你本是高尚的呢?」

零七六

他說:「我比他高貴;你用火造我,用泥造他。」

零七七

主說:「你從樂園中出去吧!你確是被放逐的,

零七八

你必遭我的棄絕,直到報應日。」

零七九

他說:「我的主啊!求你寬待我到人類復活之日。」

零八零

主說:「你必定被寬待,

零八一

直到復活時來臨之日。」

零八二

他說:「以你的尊榮發誓,我必將他們全體加以誘惑,

零八三

唯不誘惑你的純潔的僕人。」

零八四

他說:「我的話確是真理,我只說真理;

零八五

我必以你和人類中順從你的,同齊充滿火獄。」

零八六

你說:「我不為傳達使命而向你們索取任何報酬,我不是冒名的。﹙或弄虛作假的﹚。

零八七

這只是對全世界的教誨,

零八八

在一個時期之後,你們必定知道關於這教誨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