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章 列班者

這章是麥加的,全章共計一八二節。

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

零零一

以列班者發誓,

零零二

以驅策者發誓,

零零三

以誦讀教誨者發誓,

零零四

你們所當崇拜者,確是獨一的,

零零五

他是天地萬物之主,是一切東方的主。

零零六

我確已用文采即繁星點綴最近的天,

零零七

我對一切叛逆的惡魔保護它,

零零八

他們不得竊聽上界的眾天神,他們自各方被射擊,

零零九

被驅逐,他們將受永久的刑罰。

零一零

但竊聽一次的,燦爛的流星就追趕上他。

零一一

你問他們吧!究竟是他們更難造呢?還是我所創造的更難造呢?我確已用黏泥創造了他們。

零一二

不然!你感到驚奇,而他們卻嘲笑你。

零一三

他們雖聞教誨,卻不覺悟。

零一四

他們雖見跡象,卻加以嘲笑。

零一五

他們說:「這個只是明顯的魔術。

零一六

難道我們死後,已變為塵土和朽骨的時候,必定復活嗎?

零一七

連我們的祖先,也要復活嗎?」

零一八

你說:「是的!你們都要卑賤地復活。」

零一九

才聽見一聲吶喊,他們就瞻望著,

零二零

他們說:「傷哉我們!這就是報應之日。」

零二一

這就是你們所否認的判決之日。

零二二

你們應當集合不義者和他們的伴侶,以及他們捨真主而崇拜的,

零二三

然後指示他們火獄的道路,

零二四

並攔住他們,因為他們的確要受審問。

零二五

你們怎麼不互助呢?

零二六

不然!他們在今日是歸順的。

零二七

於是他們大家走向前來,互相談論,

零二八

這些人說:「你們確已用權力脅迫我們。」

零二九

那些人說:「不然!你們自己原來不是信道者,

零三零

我們對你們絕無權力。不然!你們是悖逆的民眾。

零三一

故我們應當受我們的主的判決,我們確是嘗試的。

零三二

所以我們使你們迷誤,我們自己也確是迷誤的。」

零三三

在那日,他們必定同受刑罰。

零三四

我必定這樣對待犯罪者。

零三五

他們確是這樣的:有人對他們說:「除真主外,絕無應受崇拜的」,他們就妄自尊大,

零三六

並且說:「難道我們務必要為一個狂妄的詩人,而拋棄我們的眾神靈嗎?」

零三七

不然!他昭示了真理,並証實了歷代的使者。

零三八

你們必定嘗試痛苦的刑罰,

零三九

你們只依自己的行為而受報酬。

零四零

唯真主的虔誠的眾僕,

零四一

將享受一種可知的給養——

零四二

各種水果,同時他們是受優待的;

零四三

他們在恩澤的樂園中,

零四四

他們坐在床上,彼此相對;

零四五

有人以杯子在他們之間挨次傳遞,杯中滿盛醴泉,

零四六

顏色潔白,飲者無不稱為美味;

零四七

醴泉中無麻醉物,他們也不因它而酩酊;

零四八

他們將有不視非禮的、美目的伴侶,

零四九

她們彷彿被珍藏的鴕卵樣;

零五零

於是他們走向前來,互相談論。

零五一

他們中有一個人說:「我有一個朋友,

零五二

他問我:『你確是誠信的嗎?

零五三

難道我們死後,已變為塵土和朽骨的時候,還必定要受報酬嗎?』」

零五四

他說:「你們願看他嗎?」

零五五

他俯視下面,就看見他在火獄的中央,

零五六

他說:「以真主發誓,你的確幾乎陷害了我。

零五七

如果沒有我的主的恩惠,我必在被拘禁者之列。

零五八

我們不是再死的嗎?

零五九

唯有我們初次的死亡,而我們絕不會受懲罰嗎?

零六零

這確是偉大的成功,

零六一

工作者應當為獲得這樣的成功而工作。」

零六二

那是更善的款待呢?還是欑楛樹?

零六三

我以它為不義者的折磨。

零六四

它是在火獄底生長的一棵樹,

零六五

它的花篦,彷彿魔頭。

零六六

他們必定要吃那些果實,而以它充實肚腹。

零六七

然後他們必定要在那些果實上加飲沸水的混湯,

零六八

然後他們必定要歸於火獄。

零六九

他們必定會發現他們的祖先是迷誤的,

零七零

他們卻依著他們的蹤蹟而奔馳。

零七一

在他們之前,大半的古人確已迷誤了。

零七二

我在他們之間,確已派遣過許多警告者。

零七三

你看!被警告者的結局是怎樣的?

零七四

除非真主的純潔的僕人們。

零七五

努哈確已向我祈禱,我是最善於應答的!

零七六

我拯救他和他的信徒們脫離大難。

零七七

我只使他的子孫得以生存。

零七八

我使他的令名,永存於後代。

零七九

在各民族中,都有人說:「祝努哈平安!」

零八零

我必定要這樣報酬行善者們。

零八一

他確是我的信道的僕人。

零八二

然後,我使別的人淹死。

零八三

他的宗派中,確有易卜拉欣。

零八四

當時,他帶著健全的心靈,來見他的主。

零八五

當時,他對他的父親和宗族說:「你們崇拜甚麼?

零八六

難道你們欲捨真主而悖謬地崇拜許多神靈嗎?

零八七

你們對全世界的主,究竟作甚麼猜測?」

零八八

他看一看星宿,

零八九

然後說:「我勢必要害病。」

零九零

他們就背離了他,

零九一

他就俏悄地走向他們的眾神靈,他說:「你們怎麼不吃東西呢?

零九二

你們怎麼不說話呢?」

零九三

他就悄俏地以右手打擊他們。

零九四

眾人就急急忙忙地來看他,

零九五

他說:「你們崇拜自己所雕刻的偶像嗎?

零九六

真主創造你們,和你們的行為。」

零九七

他們說:「你們應當為他而修一個火爐,然後,將他投在烈火中。」

零九八

他們欲謀害他,而我卻使他們變成佔下風的。

零九九

他說:「我果然要遷移到我的主所啟示我的地方去,他將指導我。

一零零

我的主呀!求你賞賜我一個善良的兒子。」

一零一

我就以一個寬厚的兒童向他報喜。

一零二

當他長到能幫著他操作的時候,他說:「我的小子啊!我確已夢見我宰你為犧牲。你考慮一下!你究竟有甚麼意見?」他說:「我的父親啊!請你執行你所奉的命令吧!如果真主意欲,你將發現我是堅忍的。」

一零三

他們倆既已順服真主,而他使他的兒子側臥著。

一零四

我喊叫說:「易卜拉欣啊!

一零五

你確已証實那個夢了。」我必定要這樣報酬行善的人們。

一零六

這確是明顯的考驗。

一零七

我以一個偉大的犧牲贖了他。

一零八

我使他的令名,永存於後代。

一零九

「祝易卜拉欣平安!」

一一零

我要這樣報酬行善者。

一一一

他確是我的信道的僕人,

一一二

我以將為先知和善人的易司哈格向他報喜。

一一三

我降福於他和易司哈格。他們倆的子孫中,將有行善者和公然自暴自棄者。

一一四

我確已施恩於穆薩和哈倫。

一一五

我曾使他們倆及其宗族,得免於大難。

一一六

我曾援助他們,所以他們是勝利者。

一一七

我授予他們倆詳明的經典,

一一八

我指引他們倆正直的道路,

一一九

我使他們倆的令名,永存於後代。

一二零

「祝穆薩和哈倫平安!」

一二一

我必定要這樣報酬行善者。

一二二

他們倆確是我的信道的僕人。

一二三

易勒雅斯確是使者。

一二四

當時,他對他的宗族說:「難道你們不敬畏真主嗎?

一二五

難道你們祈禱白耳利,而捨棄最優越的創造者——

一二六

真主,你們的主,你們祖先的主嗎?」

一二七

他們否認他,所以他們必定要被拘禁。

一二八

唯真主的純潔的眾僕則不然。

一二九

我使他的令名,永存於後代。

一三零

「祝易勒雅斯平安!」

一三一

我必定要這樣報酬行善者。

一三二

他確是我的信道的僕人。

一三三

魯特確是使者。

一三四

當時,我拯救了他,和他的全體信徒;

一三五

唯有一個老婦人和其餘的人,沒有獲得拯救。

一三六

然後,我毀滅了別的許多人。

一三七

你們的確朝夕經過他們的遺蹟,

一三八

難道你們不了解嗎?

一三九

優努司確是使者。

一四零

當時,他逃到那只滿載的船舶上。

一四一

他就拈鬮,他卻是失敗的,

一四二

大魚就吞了他,同時,他是應受譴責的。

一四三

假若他不是常讚頌真主者,

一四四

他必葬身魚腹,直到世人復活之日。

一四五

然後,我將他拋在旱地上,當時他是有病的。

一四六

我使一棵瓠瓜,長起來遮著他。

一四七

我曾派遣他去教化十多萬民眾。

一四八

他們便歸信他,我使他們享樂至一定期。

一四九

你問他們吧!你的主有許多女兒,他們卻有多少兒子呢?

一五零

還是我曾將眾天神造成女性的,他們曾眼見我的創造呢?

一五一

真的,他們因為自己的悖謬,必定要說:

一五二

「真主已生育了。」他們確是說謊者。

一五三

難道他不要兒子,卻要女兒嗎?

一五四

你們有甚麼理由?你們怎麼這樣判斷呢?

一五五

你們還不覺悟嗎?

一五六

難道你們有一個明証嗎?

一五七

拿出你們的經典來吧,倘若你們是誠實的人!

一五八

他們妄言他與精靈之間,有姻親關係。精靈確已知道他們將被拘禁

一五九

——超絕哉真主!他是超乎他們的敘述的

一六零

——唯真主的純潔的眾僕,不被拘禁。

一六一

你們和你們所崇拜的,

一六二

絕不能把任何人引誘去崇拜他們,

一六三

除非是將入火獄的人。

一六四

﹙眾天神說﹚:「我們人人都有一個指定的地位,

一六五

我們必定是排班的,

一六六

我們必定是讚頌真主的。」

一六七

他們的確常說:

一六八

「假若我們有古人所遺留的教誨,

一六九

那末,我們必是真主的純潔的僕人。」

一七零

他們卻不信真主,他們不久就知道了。

一七一

我對我所派遣的僕人們已有約言在先了,

一七二

他們必定是被援助的,

一七三

我的軍隊,必定是勝利的。

一七四

你暫時退避他們吧!

一七五

你看著吧!他們不久就看見了。

一七六

難道他們要求我的刑罰早日實現嗎?

一七七

我的刑罰一旦降於他們的庭院的時候,被警告者的早晨,真惡劣呀!

一七八

你暫時退避他們吧!

一七九

你看著吧!他們不久就看見了。

一八零

超絕哉你的主——尊榮的主宰!他是超乎他們的敘述的。

一八一

祝眾使者平安!

一八二

一切讚頌,全歸真主——全世界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