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章 賽伯邑

這章是麥加的,全章共計五四節。

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

零零一

一切讚頌,全歸真主!天地萬物,都是他的。後世的讚頌,只歸於他。他是至睿的,是徹知的。

零零二

他知道潛入地下的,從地下發出的,從天上降下的,升到天上的。他是至慈的,是至赦的。

零零三

不信道的人們說:「復活時不會來臨我們。」你說:「不然。指我的主發誓,它必來臨你們。我的主是全知幽玄的,天地間微塵重的事物,不能遠離他;比那更小的,和更大的,無一件不記錄在一本明白的經典中。」

零零四

以便他在復活時報酬信道而行善的人們。這等人,將獲赦宥和優厚的給養。

零零五

竭力反對我的跡象以為已經成功的人,將受痛苦的刑罰。

零零六

有學識的人們,知道從你的主降示你的經典,確是真理,能指示﹙世人走上﹚萬能的、可頌的主的大道。

零零七

不信道的人們說:「我們指示你們一個人好嗎?他會告訴你們,當你們被粉碎之後,你們必定要被再造。

零零八

他假藉真主的名義而捏造呢?還是他有瘋病?」不然!不信後世的人們是在刑罰和深深的迷誤中。

零零九

難道他們沒有觀察在他們上面和下面的天地嗎?如果我意欲,我必使他們淪陷在地面下,或使天一塊一塊地落在他們的頭上。對於每一個歸依的僕人,此中確有一種跡象。

零一零

我確已賞賜達五德從我發出的恩惠。群山啊!眾鳥啊!你們應當和著他讚頌。我為他使鐵柔軟,

零一一

我對他說:「你應當製造完善的鎧甲,你應當定好鎧甲的寬度。你們應當行善,我確是明察你們的行為的。」

零一二

我曾使風供素萊曼的驅使,風在上午走一月的路程,在下午也走一月的路程。我為他使熔銅像泉水樣湧出。有些精靈奉主的命令在他的面前工作;誰違背了我的命令,我就使誰嘗試烈火的刑罰。

零一三

他們為他修建他所欲修建的宮殿、雕像、水池般的大盤、固定的大鍋。﹙我說﹚:「達五德的家屬啊!你們應當感謝。」我的僕人中,感謝者是很少的。

零一四

我決定他死亡的時候,只有吃他的手杖的蛀蟲,指示他們他已經死了。當他倒下的時候,精靈們恍然大悟:假若他們能知幽玄,那末,他們未曾逗留在凌辱的刑罰中。

零一五

賽伯邑族,在他們的居處,確有一種跡象:兩個園圃,分列左右。「你們可以吃你們的主的給養,你們要感謝他。一個肥美的地方,一個至赦的主宰。」

零一六

隨後,他們悖逆,所以我使水庫的急流去淹役他們,我把他們的兩個園圃,變成兩個只生長苦果、檉柳,和些微的酸棗樹的園圃。

零一七

我因他們的忘恩而以這報酬他們,我只懲罰忘恩的人。

零一八

我在他們與我所福祐的那些城市之間,建設了許多顯著的城市,我均分各站間的距離。「你們在其間平安地旅行若干晝夜吧!」

零一九

然後,他們說:「我們的主啊!求你放長各站之間的距離。」他們自欺,所以我以他們為談助。我使他們流離失所。對於每個多忍多謝的人,此中確有許多跡象。

零二零

易卜劣廝確已發現他對他們的猜測是正確的,因為他們都追隨他;只有一伙信士除外。

零二一

他對他們所以有權力者,只為我要辨別誰是信仰後世的,誰是懷疑後世的。你的主,是萬物的監護者。

零二二

你說:「你們捨真主而認作神靈的,你們祈禱他們吧:他們不能管理天地間微塵之重的事物,他們絲毫不能參與天地的造化。真主不以他們中的任何一個為助手。」

零二三

除真主所許可者外,在真主那裡,說情將無裨益。直到他們心中的恐懼被排除的時候,他們才說:「你們的主說了甚麼?」他們說:「真理。」他確是至尊的,確是至大的。

零二四

你說:「誰從天上和地下供給你們?」你說:「真主。我們或你們,是在正道上的、或是在顯著的迷誤中的。」

零二五

你說:「對於我們所犯的罪,你們不受審問;對於你們所做的事,我們也不受審問。」

零二六

你說:「我們的主,將召集我們,然後,依真理而為我們裁判,他確是最善於裁判的,確是全知的。」

零二七

你說:「你們告訴我,你們所稱為他的伙伴的。」決不能的。不然,他是真主,是萬能的,是至睿的。

零二八

我只派遣你為全人類的報喜者和警告者,但世人大半不知道。

零二九

他們說:「如果你是說實話的,這個警告甚麼時候實現呢?」

零三零

你說:「你們的約期是有時日的,你們不得稍稍遲到,也不得稍稍早到。」

零三一

不信道的人們說:「我們決不信這《古蘭經》,也不信以前的經典。」假若你得見不義的人們被拘留在他們的主那裡的時候,他們互相辯駁,被欺負的人們將對驕傲的人們說:「假若沒有你們,我們必定是信道的。」

零三二

驕傲的人們將對被欺負的人們說:「當正道來臨你們的時候,我們曾妨礙你們遵循正道嗎?不然,你們自願做犯罪者。」

零三三

被欺負的人們將對驕傲的人們說:「不然!這是你們晝夜的計謀。當時,你們教我們不信真主,卻為他樹立許多匹敵。」當他們看見刑罰的時候,他們表示悔恨。我要把枷鎖放在不信道者的脖子上,他們只受他們的行為的報酬。

零三四

每逢我派遣警告者到一個城市去,其中豪華的人們總是說:「我們的確不信你的使命。」

零三五

他們說:「我們財產更富,兒子更多,我們將來絕不會受懲罰。」

零三六

你說:「我的主欲使誰的給養寬裕,就使他寬裕;欲使誰的給養窘迫,就使他窘迫。但眾人大半不知道。」

零三七

你們的財產、你們的兒子,都不能使你們稍稍地親近我;但信道而且行善的人們,將因他們的行為而受加倍的報酬,他們將安居於樓上。

零三八

竭力反對我的跡象的人們,將被拘禁在刑罰中。

零三九

你說:「我的主,的確欲使哪個僕人的給養寬裕,就使他寬裕;欲使哪個僕人的給養窘迫,就使他窘迫。你們所施捨的東西,他將補償它;他是最優的供給者。」

零四零

在那日,他要將他們統統集合起來,然後對天神們說:「這些人崇拜過你們嗎?」

零四一

他們說:「我們讚你超絕萬物!你是我們的主,他們不是我們的奴僕。他們卻是崇拜精靈的,他們大半信仰精靈。」

零四二

今日,他們不能互利,也不能相害;我將對不義的人們說:「你們嘗試你們所否認的火刑吧!」

零四三

有人對他們宣讀我的明白的跡象時,他們說:「這個人只想妨礙你們崇拜你們的祖先所崇拜的偶像。」他們又說:「這只是捏造的謊言。」當真理來臨的時候,不信道的人們說:「這只是一種明顯的魔術。」

零四四

我沒有把他們所能誦習的任何經典賞賜他們,在你之前,我沒有派遣任何警告者去教化他們。

零四五

在他們之前逝去的人們曾否認真理,他們沒有達到我所賜予前人的十分之一,但前人否認我的使者們,我的譴責是怎樣的?

零四六

你說:「我只以一件事勸導你們,你們應當為真主而雙雙地或單獨地站起來,然後思維。」你們的同鄉,絕無瘋病。在嚴厲的刑罰來臨之前,他對你們只是一個警告者。

零四七

你說:「我不向你們索取甚麼報酬,它全歸你們;我的報酬,只歸真主負擔。他是見証萬物的。」

零四八

你說:「我的主,以真理射擊虛偽,他是全知幽玄的。」

零四九

你說:「真理已來臨了,虛偽將幻滅,而不復出。」

零五零

你說:「如果我誤入歧途,則我自受其害;如果我遵循正道,則由於我的主所啟示的經典。他確是全聰的,確是臨近的。」

零五一

假若你得見當時他們恐怖而無處逃避,在一個不遠的地方被逮捕。

零五二

他們將說:「我們已信仰他了。」他們怎能從遙遠的地方獲得信仰呢?

零五三

他們以前不信仰他,他們從遙遠的地方妄談幽玄,

零五四

他們將因障礙而不能獲得他們所欲望的。猶如他們的同類以前受障礙一樣,他們確在煩惱的疑慮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