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章 優素福

這章是麥加的,全章共計一一一節。

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

零零一

艾列弗,倆目,拉儀。這些是明確的天經的節文。

零零二

我確已把它降示成阿拉伯文的《古蘭經》,以便你們了解。

零零三

我藉著啟示你這部《古蘭經》而告訴你最美的故事,在這以前,你確是疏忽的。

零零四

當時優素福對他父親說:「我的父親啊!我確已夢見十一顆星和太陽、月亮,我夢見他們向我鞠躬。」

零零五

他說:「我的孩子啊!你不要把你的夢告訴你的哥哥們,以免他們謀害你;惡魔確是人類公開的仇敵。」

零零六

你的主這樣揀選你,他教你圓夢,他要完成對你和對葉爾孤白的後裔的恩典,猶如他以前曾完成對你的祖先易卜拉欣和易司哈格的恩典一樣,你的主確是全知的,確是至睿的。

零零七

在優素福和他哥哥們﹙的故事﹚裡,對於詢問者確有許多跡象。

零零八

當時,他們說:「優素福和他弟弟,在我們的父親看來,是比我們還可愛的,而我們是一個﹙強壯的﹚團體,我們的父親確是在明顯的迷誤之中。」

零零九

﹙他們說:﹚「你們把優素福殺掉,或把他拋棄在荒遠的地方,你們父親的慈愛,就會專歸於你們了,而你們以後還可以成為正直的人。」

零一零

他們當中有一個發言人曾說:「你們不要殺死優素福,你們可以把他投入井裡。要是你們那樣做了,一些過路的旅客會把他拾去的。」

零一一

他們說:「我們的父親啊!你對於優素福怎麼不信任我們呢?我們對於他確是懷好意的。

零一二

明天,請你讓他和我們一同去娛樂游戲,我們一定保護他。」

零一三

他說:「你們把他帶走,我實在放心不下,我生怕在你們疏忽的時候,狼把他吃了。」

零一四

他們說:「我們是一個﹙強壯的﹚團體,狼卻吃了他,那我們真是該死了。」

零一五

當他們把他帶走,並且一致決定把他投入井底的時候,我啟示他說:「將來你必定要把他們這件事,在他們不知不覺的時候,告訴他們。」

零一六

傍晚,他們哭著來見他們的父親,

零一七

他們說:「我們的父親啊!我們賽跑時,使優素福留守行李,不料狼把他吃了。你是絕不會相信我們的,即使我們說的是實話。」

零一八

他們用假血染了優素福的襯衣,拿來給他們的父親看。他說:「不然!你們的私欲慫恿你們幹了這件事;我只有很好地忍耐,對你們所敘述的事,我只能求助於真主!」

零一九

旅客們來了,他們派人去汲水,他把水桶縋下井去,他說:「啊!好消息!這是一個少年。」他們秘密地把他當作貨物,真主是全知他們的行為的。

零二零

他們以廉價——可數的幾個銀幣——出賣了他,他們是不憐惜他的。

零二一

那購買他的埃及人對自己的妻子說:「你應當優待他,他也許對我們有好處,或者我們撫養他做義子。」我這樣使優素福在大地上獲得地位,以便我教他圓夢。真主對於其事務是自主的,但人們大半不知道。

零二二

當他達到壯年時,我把智慧和學識賞賜他,我這樣報酬行善者。

零二三

他的女主人,把所有的門都緊緊地關閉起來,然後,勾引他說:「快來﹙擁抱﹚我啊!」他說:「求真主保祐我!他是我的主,他已優待了我。不義的人必定不會成功。」

零二四

她確已嚮往他,他也嚮往她,要不是他看見他的主的明証。我這樣為他排除罪惡和醜事,他確是我的一個忠實的僕人。

零二五

他倆爭先恐後地奔向大門。那時她已把他的襯衣從後面撕破了,他倆在大門口遇見她的丈夫,她說:「想奸污你的眷屬者,他的報酬只有監禁或痛懲。」

零二六

他說:「是她勾引我。她家裡的一個人作証說:「如果他的襯衣是從前面撕破的,那她說的是實話,而他是說謊的;

零二七

如果他的襯衣是從後面撕破的,那末她已說了謊話,而他說的是實話。」

零二八

當他看見他的襯衣是從後面撕破的時候,他說:「這確是你們的詭計,你們的詭計確是重大的。」

零二九

﹙又說﹚:「優素福,你避開此事吧!﹙我的妻子,﹚你為你的罪過而求饒吧,你原是錯誤的!」

零三零

都城裡的一些婦女說:「權貴的妻子勾引她的僕人,他迷惑了她,我們認為她確是在明顯的迷誤之中的。」

零三一

她聽到了她們狡猾的流言蜚語,就派人去把她們邀請來,並為她們預備了一桌席,發給她們每人一把小刀,她﹙對優素福﹚說:「你出去見見她們吧。」當她們看見他的時候,她們讚揚了他,﹙她們都被迷住了﹚,以致餐刀割傷了自己的手。她們說:「啊呀!這不是一個凡夫,而是一位高潔的天仙。」

零三二

她說:「這就是你們為他而責備我的那個人。我確已勾引他,但他潔身自好。如果他再不聽從我的命令,他勢必要坐牢,他勢必成為自甘下賤的人。」

零三三

他說:「我的主啊!我寧願坐牢,也不願響應她們的召喚。如果你不為我排除她們的詭計,我將依戀她們,我將變成愚人。」

零三四

他的主就答應了他,並且為他排除了她們的詭計。他確是全聰的,確是全知的。

零三五

他們看見了許多跡象之後,覺得必須把他監禁一個時期。

零三六

有兩個青年和他一同入獄,這個說:「我確已夢見我榨葡萄汁﹙釀酒﹚。」那個說:「我確已夢見我的頭上頂著一個大餅,眾鳥飛來啄食。請你替我們圓夢,我們的確認為你是行善的。」

零三七

他說:「無論誰送甚麼食物給你倆之前,我能告訴你們送的是甚麼。這是我的主教給我的。有一個民族不信仰真主,不信仰後世,我確已拋棄他們的宗教。

零三八

我遵循我的祖先——易卜拉欣、易司哈格、葉爾孤白的宗教。我們不該以任何物配真主,這是真主施於我們和世人的恩惠,但世人大半不感謝。

零三九

兩位難友啊!是許多渙散的主宰更好呢?還是獨一萬能的真主更好呢?

零四零

你們捨真主而崇拜的,只是你們和你們的祖先所定的一些﹙偶像的﹚名稱,真主並未加以証實,一切判決只歸真主。他命令你們只崇拜他。這才是正教。但世人大半不知道。

零四一

同監的兩位朋友啊!你們倆中有一個要替他的主人斟酒,有一個要被釘死在十字架上,而眾鳥飛到他的頭上來【燄鳥】他。你倆所詢問的事情,已被判決了。」

零四二

他對倆人中預料將會獲釋的人說:「請你在你主人面前替我申冤。」但惡魔使他忘記在他主人面前替優素福申冤,以至他在監裡坐了幾年。

零四三

國王說:「我確已夢見七頭胖黃牛,被七頭瘦黃牛吃掉了,又夢見七穗青麥子,和七穗乾麥子。侍從們呀!你們替我圓圓這個夢。如果你們是會圓夢的人。」

零四四

他們說:「這是一個噩夢,而且我們不會圓夢。」

零四五

曾被赦宥並且在一個時期之後想起優素福的那個青年說:「我將告訴你們關於這個夢的意思,請你們派我去吧。」

零四六

「優素福,忠實的人呀!請你為我們圓圓這個夢,七頭胖黃牛,被七頭瘦黃牛吃掉了,又有七穗青麥子,和七穗乾麥子。我好回去告訴人們,讓他們知道這個夢的意義。」

零四七

他說:「你們要連種七年,凡你們所收獲的麥子,都讓它存在穗子上,只把你們所吃的少量的麥子打下來。

零四八

此後,將有七個荒年,來把你們所預備的麥子吃光了,只剩得你們所儲藏的少量麥子。

零四九

此後,將有一個豐年。人們在那一年中要得雨水,要榨葡萄釀酒。」

零五零

國王說:「你們帶他來見我吧!」當使者到來的時候,他說:「請你回去問問你的主人,曾經把自己的手割傷了的那些婦女,現在是怎樣的?我的主是全知她們的詭計的。」

零五一

國王說:「你們勾引優素福的時候,你們的實情是甚麼?」她們說:「啊呀!我們不知道他有一點罪過。」權貴的妻子說:「現在真相大白了,是我勾引他,他確是誠實的人。」

零五二

「這是因為要他知道,在背地裡我並沒有不忠於他的行為,並且要他知道,真主不誘導不忠者的詭計。」

零五三

﹙他說﹚:「我不自稱清白;人性的確是慫恿人作惡的,除非我的主所憐憫的人。我的主確是至赦的,確是至慈的。」

零五四

國王說:「你們帶地來見我,我要使他為我自己所專有。」他對國王說話的時候,國王說:「今天你在我的御前確是有崇高品級的,是可以信任的人。」

零五五

他說:「請你任命我管理全國的倉庫,我確是一個內行的保管者。」

零五六

我這樣使優素福在國內獲得權力,在他所要的地方佔優勢,我把我的慈恩降給我所意欲者,我不會讓行善者徒勞無酬。

零五七

後世的報酬,對於信道而且敬畏的人,將是更好的。

零五八

優素福的哥哥們來了,他們進去見他。他認出了他們,而他們卻沒有認出他。

零五九

當他以他們所需的糧食供給他們之後,他說:「你們把你們同父的弟弟帶來見我吧!難道你們不見我把足量的糧食給你們,而且我是最好的東道主嗎?

零六零

如果你們不帶他來見我,你們就不能從我這裡購買一顆糧食,你們也不得臨近我。」

零六一

他們說:「我們要懇求他父親允許我們帶他來見你,我們必定這樣做。」

零六二

他對他的僮僕們說:「你們把他們的財物放在他們的糧袋裡,他們回去的時候也許會認出這些財物,也許會再來一趟。」

零六三

他們回去見了他們的父親,說:「我們的父親啊!人家不准我們再糴糧了,請你派我們的弟弟和我們一同去,我們就能糴糧;我們一定把他保護好。」

零六四

他說:「對於他我能信任你們,正如以前對於他哥哥我信任你們一樣嗎?真主是最善於保護的,也是最慈愛的。」

零六五

當他們打開自己的糧袋的時候,發現他們的財物已退還他們了,他們說:「我們的父親啊!我們還要求甚麼呢?這是我們的財物,已退還我們了,我們要為我們的眷屬糴糧,要保護我們的弟弟,我們可以多糴一馱糧,那是容易獲得的糧食。」

零六六

他說:「我不派他和你們一同去,直到你們指真主而和我立誓約,你們誓必帶他回來見我,除非你們全遭禍患。」當他們和他立誓約的時候,他說:「真主是監察我們的誓約的。」

零六七

他說:「我的孩子們,不要從一道城門進城,應當分散開,從幾道城門進去。我對於真主的﹙判決﹚,毫無裨益於你們;一切判決只歸真主,我只信賴他,讓一切信賴者都只信賴他吧!」

零六八

當他們遵照他們父親的命令而進城的時候,他對於真主的判決沒有絲毫裨益,但那是葉爾孤白心中的一種希望。他已把它表白出來。他曾受我的教誨,所以他確是有知識的,但世人大半不知道。

零六九

當他們進去見優素福的時候,他擁抱他弟弟,他說:「我確是你哥哥,你不要為他們過去的所作所為而悲傷吧。」

零七零

當地以他們所需的糧食供給他們的時候,他﹙使人﹚把一隻酒杯放在他弟弟的糧袋裡,然後一個傳喚者傳喚說:「隊商啊!你們確是一伙小偷。」

零七一

他們轉回來說:「你們丟了甚麼?」

零七二

他們說:「我們丟失了國王的酒杯;誰拿酒杯來還,給誰-馱糧食,我是保証人。」

零七三

他們說:「指真主發誓,你們知道,我們不是到這個地方來搗亂的,我們向來不是小偷。」

零七四

他們說:「偷竊者應受甚麼處分呢?如果你們是說謊的人。」

零七五

他們說:「偷竊者應受的處罰,是在誰的糧袋裡搜出酒杯來,就把誰當做奴僕。我們是這樣懲罰不義者的。」

零七六

優素福在檢查他弟弟的糧袋之前,先檢查了他們的糧袋。隨後,在他弟弟的糧袋裡查出了那隻酒杯。我這樣為優素福定計。按照國王的法律,他不得把他弟弟當作奴僕,但真主意欲他那樣做。我把我所意欲者提升若干級,每個有知識的人上面,都有一個全知者。

零七七

他們說:「如果他偷竊,那末,他有一個哥哥從前就偷竊過。」優素福把這句話隱藏在心中,沒有對他們表示出來,他暗暗他說:「你們的處境是更惡劣的。真主是知道你們所敘述的事情的。」

零七八

他們說:「權貴啊!他的確有一位龍鐘的老父;請你以我們中的一人代替他當奴僕吧。我們的確認為你是行善的。」

零七九

他說:「願真主保祐我們,我們只把發現其糧袋裡有酒杯者當做奴僕;否則,我們必定是不義的人。」

零八零

當他們對優素福絕望的時候,他們離席而密秘會議,他們的大哥說:「你們的父親曾要求你們指真主發誓,難道你們不知道嗎?從前,你們曾怠慢了優素福。我絕不離開這個地方,直到父親允許我,或真主為我而判決,他是最公正的判決者。

零八一

你們回去見父親,然後對他說:我們的父親啊!你的兒子確已偷竊,我們只作証我們所知道的。我們不是保証幽玄的。

零八二

請你問一問我們曾居住的那座市鎮和與我們同行的隊商吧,我們確是誠實的。」

零八三

他說:「不然!你們的私欲慫恿了你們做這件事,我只有很好的忍耐,但願真主把他們統統帶來給我。他確是全知的,確是至睿的。」

零八四

他不理睬他們,他說:「哀哉優素福!」他因悲傷而兩眼發白,他是壓住性子的。

零八五

他們說:「指真主發誓,你將念念不忘優素福,直到你變成為憔悴的或死亡的。」

零八六

他說:「我只向真主訴說我的憂傷,我從真主那裡知道你們所不知道的。」

零八七

他說:「我的孩子們!你們去打聽優素福和他弟弟的消息吧。你們不要絕望於真主的慈恩,只有不信道的人們才絕望於真主的慈恩。」

零八八

當他們進去見優素福的時候,他們說:「權貴啊!我們和我們的眷屬遭遇了災害,只帶來了一點劣質財物,請你給我們足量的糧食,請你施捨給我們。真主一定會報酬施捨者。」

零八九

他說:「你們知道嗎?當你們是愚昧的時候,你們是怎樣對待優素福和他弟弟的呢?」

零九零

他們說:「怎麼,你呀!真是優素福嗎?」他說:「我是優素福,這是我弟弟,真主確已降恩給我們。誰敬畏而且堅忍,﹙誰必受報酬﹚,因為真主必不使行善者徒勞無酬。」

零九一

他們說:「指真主發誓,真主確已從我們當中揀選了你。從前,我們確是有罪的。

零九二

他說:「今天對你們毫無譴責,但願真主饒恕你們。他是最慈愛的。

零九三

你們把我這件襯衣帶回去,把它蒙在我父親的臉上,他就會恢復視力。然後,你們把自己的眷屬全部帶到我這裡來吧!」

零九四

當隊商出發的時候,他們的父親說:「我確已聞到優素福的氣味了,要不是你們說我是老糊塗。」

零九五

他們說:「指真主發誓,你的確還在你那舊有的迷誤之中。」

零九六

當報喜者來到後,他就把那件襯衣蒙在他的臉上,他的眼睛立即恢復了視力。他說:「難道我沒有對你們說過嗎?我的確從真主知道你們所不知道的。」

零九七

他們說:「我們的父親啊!請你為我們求饒,我們確是有罪的。」

零九八

他說:「我將要為你們向我的主求饒。他確是至赦的,確是至慈的。」

零九九

當他們進去見優素福的時候,他擁抱他的雙親,他說:「你們平安地進挨及吧!如果真主意欲。」

一零零

他請他的雙親坐在高座上,他們為他而俯伏叩頭,他說:「我的父親啊!這就是我以前的夢兆的解釋。我的主已使那個夢兆變成為事實了。他確已優待我,因為他把我從監獄裡釋放出來,他在惡魔離間我和我哥哥們之後,把你們從沙漠裡帶到這裡來。我的主,對他所意欲者確是慈愛的。他確是全知的,確是至睿的。

一零一

我的主啊!你確已賞賜我一部分政權,並教給我一些圓夢的知識。天地的創造者啊!在今世和後世,你都是我的主宰。求你使我作為順從者而死去,求你使我入於善人之列。」

一零二

那是一部分幽玄的消息,我把它啟示你。當他們用計謀決策的時候,你不在他們面前,

一零三

你雖然切望世人信道,但他們大半是不信道的。

一零四

你不為傳授《古蘭經》而向他們要求任何報酬。《古蘭經》只是對世人的教誨。

一零五

天地間有許多跡象,他們從旁邊走過,而不注意。

一零六

他們雖然大半信仰真主,但他們都是以物配主的。

一零七

難道他們不怕真主懲罰中的大災降臨他們,或復活時在他們不知不覺之中,突然降臨他們嗎?

一零八

你說:「這是我的道,我號召人們信仰真主,我和隨從我的人,都是依據明証的。﹙我証﹚真主,超絕萬物!我不是以物配主的。」

一零九

在你之前,我只派遣了城市居民中的若干男子,我啟示他們,難道他們沒有在大地上旅行,因而觀察前人的結局是怎樣的嗎?後世的住所,對於敬畏者是更好的。難道你們不理解嗎?

一一零

直到眾使者絕望,而且猜想自己被欺騙的時候,我的援助才來臨他們,而我拯救了我所意欲的人。我所加於犯罪的人們的懲罰是不可抗拒的。

一一一

在他們的故事裡,對於有理智的人們,確有一種教訓。這不是偽造的訓辭,卻是証實前經,詳解萬事,嚮導信士,並施以慈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