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懺悔

這章是麥地那的,全章共計一二九節。

零零一

﹙這是﹚一篇解除盟約的宣言,從真主及其使者傳示那些曾與你們締約的以物配主者。

零零二

﹙以物配主者啊!﹚你們可以在地面上漫游四個月,你們須知自己不能逃避真主的譴責,﹙須知﹚真主是要凌辱不信道者的。

零零三

﹙這是﹚從真主及其使者在大朝之日傳示眾人的通告:真主及其使者對於以物配主者是無干的。如果你們悔過,那對於你們是更好的,如果你們背離,那末,須知你們不能逃避真主的譴責。你以痛苦的刑罰向不信道者報喜吧。

零零四

但以物配主的人們中曾與你們締結盟約,而沒有任何違背,也沒有資助任何敵人者,你們應當遵守與他們締結的盟約,直至滿期。真主確是喜愛敬畏者的。

零零五

當禁月逝去的時候,你們在哪裡發現以物配主者,就在那裡殺戮他們,俘虜他們,圍攻他們,在各個要隘偵候他們。如果他們悔過自新,謹守拜功,完納天課,你們就放走他們。真主確是至赦的,確是至慈的。

零零六

以物配主者當中如果有人求你保護,你應當保護他,直到他聽到真主的言語,然後把他送到安全的地方。這是因為他們是無知的民眾。

零零七

在真主及其使者看來,以物配主者怎麼會有盟約呢?但在禁寺附近與你們締結盟約的人,在他們為你們遵守盟約的期間,你們當為他們遵守盟約。真主確是喜愛敬畏者的。

零零八

他們怎麼會有盟約呢?如果他們戰勝你們,他們對你們就不顧戚誼,不重盟約。他們用甜言蜜語使你們喜歡,他們的內心卻不肯實踐諾言,他們大半是違約的。

零零九

他們以真主的跡象換取輕微的代價,因而背離真主的大道。他們的行為確是惡劣的。

零一零

他們對信士不顧戚誼,不重盟約。這等人確是過分的。

零一一

如果他們悔過自新,謹守拜功,完納天課,他們就是你們的教胞。我為有知識的民眾解釋許多跡象。

零一二

如果他們在締約之後違反盟約,而且誹謗你們的宗教,你們就應當討伐迷信的頭子們——其實,他們並無所謂盟約——以便他們停止罪行。

零一三

有一族人已經違反盟約,要想驅逐先知,而且首先進攻你們。你們怎麼還不討伐他們呢?難道你們畏懼他們嗎?真主是你們更應當畏懼的,如果你們確是信士。

零一四

你們應當討伐他們,真主要藉你們的手來懲治他們,凌辱他們,並相助你們制服他們,以安慰信道的民眾,

零一五

而消除他們心中的義憤。真主將准許他所意欲的人悔過自新。真主是全知的,是至睿的。

零一六

真主還沒有認識你們中那些人是為主道而奮鬥,並且未捨真主及其使者和信士們而以他人為心腹的人,難道你們就以為自己得自由自在的﹙不受考驗了﹚嗎?真主是熟悉你們的行為的。

零一七

以物配主者,在供認迷信情況下,不宜管理真主的清真寺,這等人的善功已無效果,他們將來要永居火獄之中。

零一八

只有篤信真主和末日,並謹守拜功,完納天課,並畏懼真主者,才配管理真主的清真寺;這等人或許是遵循正道的。

零一九

供給朝覲者以飲料,並管理禁寺的人,與確信真主和末日,並為真主而奮鬥的人,你們以為他倆是一樣的嗎?在真主看來,彼此不是相等的。真主是不引導不義的民眾的。

零二零

信道而且遷居,並藉自己的財產和生命為主道而奮鬥者,在真主看來,是品級更高的;這等人就是成功的。

零二一

他們的主以自己的慈恩、喜悅和樂園向他們報喜,他們將在樂園裡享受永恆的恩澤,

零二二

而永居其中。在真主那裡確有重大的報酬。

零二三

信道的人們啊!你們不要以自己的父兄為保護人,如果他們棄正信而取迷信的話。你們中誰以他們為保護人,誰是不義者。

零二四

你說:「如果你們以為自己的父親、兒子、兄弟、妻子、親戚,以及你們得來的財產,生怕滯銷的生意,和心愛的住宅,比真主及其使者和為真主而奮鬥更為可愛,那你們就等待著,直到真主執行他的命令吧。真主是不引導放肆的民眾的。」

零二五

在許多戰場上和侯奈因之役,真主確已援助你們。當時,你們自誇人眾,但人數雖眾,對你們卻無裨益;地面雖廣,但你們覺得無地自容,終於敗北。

零二六

後來,真主把寧靜降於其使者和信士們,並降下你們所未見的軍隊,他懲治了不信道者,那是不信道者的報酬。

零二七

後來,他准許他所意欲者悔過自新。真主是至赦的,是至慈的。

零二八

信道的人們啊!以物配主者只是污穢,故從今年起不准他們臨近禁寺;如果你們畏懼貧困,那末,真主將以他的恩惠使你們滿足,如果他意欲。真主確是全知的,確是至睿的。

零二九

當抵抗不信真主和末日,不遵真主及其使者的戒律,不奉真教的人,即曾受天經的人,你們要與他們戰鬥,直到他們依照自己的能力,規規矩矩地交納丁稅。

零三零

猶太人說:「歐宰爾是真主的兒子。」基督教徒說:「麥西哈是真主的兒子」。這是他們信口開河,仿效從前不信道者的口吻。願真主詛咒他們。他們怎麼如此放蕩呢!

零三一

他們捨真主而把他們的博士、僧侶和麥爾彥之子麥西哈當做主宰。他們所奉的命令只是崇拜獨一的主宰,除他之外,絕無應受崇拜的。讚頌真主超乎他們所用來配他的!

零三二

他們妄想用自己的口吹滅真主的光明,但真主只願發揚自己的光明,即使不信道者不願意。

零三三

他曾以正道和真教的使命委托他的使者,以便他使真教勝過一切宗教,即使以物配主者不願意。

零三四

信道的人們啊!有許多博士和僧侶,的確藉詐術而侵吞別人的財產,並且阻止別人走真主的大道。窖藏金銀,而不用於主道者,你應當以痛苦的刑罰向他們報喜。

零三五

在那日,要把那些金銀放在火獄的火裡燒紅,然後用來烙他們的前額、肋下和背脊。這是你們為自己而窖藏的金銀。你們嘗嘗藏在窖裡的東西的滋味吧!

零三六

依真主的判斷,月數確是十二個月,真主創造天地之日,已記錄在天經中。其中有四個禁月,這確是正教。故你們在禁月裡不要自欺。以物配主的人群起而進攻你們,你們也就應當群起而抵抗他們。你們應當知道,真主是和敬畏者在一起的。

零三七

展緩禁月,適足以增加迷信,不信道的人們,因此而迷誤。他們今年犯禁,明年守禁,以便符合真主所禁的月數,而犯了真主所禁的月份;他們為自己的惡行所迷惑。真主是不引導不信道的民眾的。

零三八

信道的人們啊!教你們為真主而出征的時候,你們怎麼依戀故鄉,懶得出發呢?難道你們願以後世的幸福換取今世的生活嗎?今世的享受比起後世的幸福來是微不足道的。

零三九

如果你們不出征,真主就要痛懲你們,並以別的民眾代替你們,你們一點也不能傷害他。真主對於萬事是全能的。

零四零

如果你們不相助他,那末,真主確已相助他了。當時,不信道的人們把他驅逐出境,只有一個人與他同行,當時,他倆在山洞裡,他對他的同伴說:「不要憂愁,真主確是和我們在一起的。」真主就把寧靜降給他,而且以你們所看不見的軍隊扶助他,並且使不信道者的言詞變成最卑賤的;而真主的言詞確是最高尚的。真主是萬能的,是至睿的。

零四一

你們當輕裝地,或重裝地出征,你們當藉你們的財產和生命為真主而奮鬥。這對於你們是更好的,如果你們知道。

零四二

假若那是臨近的浮利和中程的旅行,他們必定追隨你,但那距離對他們太遙遠了。他們將以真主發誓說:「假若我們能出征,我們必定與你們一道出征。」他們自陷於滅亡。真主知道,他們確是說謊的。

零四三

真主已原諒你了!認清誠實者和撒謊者之前,你為甚麼就准許他們不出征呢?

零四四

信仰真主和末日者,不要求你准許他們不藉他們的財產和生命而奮鬥。真主是全知敬畏者的。

零四五

只有不信真主和末日,而且心中懷疑的人才向你請假,他們在自己的懷疑中猶豫不決。

零四六

假若他們有心出征,必定早已準備就緒了。但真主不願他們出征,故阻止他們。有人曾對他們說:「你們與老弱婦孺們呆在家裡吧!」

零四七

假若他們同你們一起出征,那末,他們只會在你們中間進行搗亂,他們必定在你們中間挑撥離間,你們中間有些人替他們作偵探。真主是全知不義者的。

零四八

從前他們確已圖謀離間,他們千方百計地想謀害你,直到真理降臨,真主的事業獲得了勝利,同時他們是憎惡的。

零四九

他們中有人說:「請你准我的假吧。不要使我遭遇禍害。」其實,他們正墮入禍害之中。火獄確是包圍著不信道者的。

零五零

如果你獲得勝利,他們就覺得難過;如果你遭到失敗,他們就說:「我們事先早已提防了。」他們洋洋得意地轉回去。

零五一

你說:「我們只遇到真主所注定的勝敗,他是我們的保祐者。教信士們只信賴真主吧!」

零五二

你說:「你們只期待著我們獲得兩大善果之一,我們卻期待著真主降天災來折磨你們,或藉我們的手懲治你們。你們期待著吧,我們確是與你們一道期待著的!」

零五三

你說:「你們自願地或勉強地捐獻吧,你們的捐獻絕不被接受,因為你們是放肆的民眾。」

零五四

他們的捐獻之所以不被接受,只是因為他們不信仰真主及其使者,他們不做禮拜則已,但做禮拜時總是懶洋洋的;他們不捐獻則已,捐獻時總是不情願的。

零五五

他們的財產和子嗣,不要使你讚嘆,真主只要在今世生活中藉此懲治他們,而他們的靈魂將在不信道的情況下離去。

零五六

他們以真主盟誓,說他們的確是你們的同道;其實他們不是你們的同道,但他們是膽怯的民眾。

零五七

假若他們發現一個堡壘,或山洞,或地道,他們必定倉惶地逃竄。

零五八

他們中有人挑剔你分配賑款的工作。如果分給他們一份,他們就歡喜;如果不分給他們,他們就勃然大怒。

零五九

如果他們滿意真主及其使者給予他們的,並且說:「真主及其使者將以別的恩惠給予我們,我們確是祈求真主的。」那對於他們是更有益的。

零六零

賑款只歸於貧窮者、赤貧者、管理賑務者、心被團結者、無力贖身者、不能還債者、為主道工作者、途中窮困者;這是真主的定制。真主是全知的,是至睿的。

零六一

他們中有人傷害先知,稱他為耳朵,你說:「他對於你們是好耳朵,他信仰真主,信任信士們,他是你們中信道者的慈恩。」傷害先知的人們,將受痛苦的刑罰。

零六二

他們以真主對你們盟誓,以便你們喜悅,如果他們真是信士,更應該使真主及其使者喜悅。

零六三

難道他們不知道嗎?誰違抗真主及其使者,誰將受火獄的刑罰,並永居其中。那是重大的凌辱。

零六四

偽信的人們恐怕為他們而降示一章經,把他們的心事告訴信士們。你說:「你們嘲笑吧!真主必定要揭露你們所畏懼的事情。」

零六五

如果你質問他們,他們必定說:「我們不過是閒談和游戲罷了。」你說:「你們嘲笑真主及其跡象和使者嗎?」

零六六

你們不要托辭;你們信道之後確已不信了,如果我饒恕你們中的一伙人,我將要懲治你們中的另一伙人,因為他們是犯罪的人。

零六七

偽信的男女,彼此是同類的,他們勸惡戒善,緊握雙手,﹙不肯施捨﹚,他們忘記了真主,主也忘記了他們。偽信者就是放肆者。

零六八

真主應許偽信的男女和不信道者,他們將入火獄,並永居其中,火獄是足以懲治他們的。真主已詛咒他們,他們將受永恆的刑罰。

零六九

﹙偽信的人們啊!你們﹚像你們以前逝去的民族一樣,不過他們的勢力比你們雄厚,財產和子嗣比你們富庶,他們曾享受他們的份兒,你們也可以享受你們的份兒,猶如在你們之前逝去的民族曾享受他們的份兒一樣;你們也像他們那樣去閒談吧!這等人的善功,在今世和後世都是無效的。這等人是虧折的。

零七零

在他們以前逝去的民族,有努哈的宗族,阿德人和賽莫德人,易卜拉欣的宗族,麥德彥的居民和被傾覆的城市的居民,難道那些人的消息沒有來臨他們嗎?那些人的使者們昭示他們許多明証,故真主不致於虧枉他們,但他們自欺了。

零七一

信道的男女互為保護人,他們勸善戒惡,謹守拜功,完納天課,服從真主及其使者,這等人真主將憐憫他們。真主確是萬能的,確是至睿的。

零七二

真主應許信道的男女們將進入下臨諸河的樂園,並永居其中,他們在常住的樂園裡,將有優美的住宅,得到真主的更大的喜悅。這就是偉大的成功。

零七三

先知啊!你當對不信道者和偽信者戰鬥並嚴厲地對待他們,他們的歸宿是火獄,那歸宿真惡劣!

零七四

他們以真主盟誓,說他們沒說甚麼,其實,他們確已說過不信道的話,而且他們在表示信奉伊斯蘭教之後,又不信了,他們確已圖謀不軌,但未得逞。他們非難,只因真主及其使者以其恩惠使他們富足。如果他們悔過,那對他們是更有益的;如果他們背棄,真主就要在今世和後世使他們遭受痛苦的刑罰,他們在大地上沒有任何保護者,也沒有任何援助者。

零七五

他們中有些人,與真主締約:「如果真主把部分恩惠賞賜我們,我們一定施捨,一定成為善人。」

零七六

當他把部分恩惠賞賜他們的時候,他們吝嗇,而且違背正道,

零七七

故真主使他們心中常懷偽信,直到見主之日,因為他們對真主爽約,而且常撒謊。

零七八

難道他們不曉得真主是知道他們的隱情和密謀的,是深知一切幽玄的嗎?難道他們不曉得嗎?

零七九

信士中有人慷慨捐獻,有人﹙因為貧窮﹚只能出力,對於嘲笑他們的偽信者,真主將以嘲笑的刑罰報答他們,他們應受痛刑。

零八零

你可以替他們求饒,也可以不替他們求饒。即使你替他們求饒七十次,真主也不會饒恕他們。因為他們不信真主及其使者。真主是不引導放肆的民眾的。

零八一

使者出征後,在後方的人因能安坐家中而高興。他們不願以自己的財產和生命為主道而奮鬥,他們互相囑咐說:「你們不要在熱天出征。」你說:「火獄的火是更熾熱的,假若他們是明理的。」

零八二

讓他們少笑些,多哭些,以報酬他們的營謀。

零八三

如果真主使你轉回去見到他們中的一伙人,而他們要求你允許他們出征,你就對他們說:「你們永遠不要同我一道出征,你們絕不要同我一道去作戰;你們初次確已喜歡安坐家中,往後,你們就同留在後方的人們一起安坐家中吧!」

零八四

你永遠不要替他們中已死的任何人舉行殯禮,你不要親臨他們的墳墓,他們確已不信真主及其使者,他們是悖逆地死去的。

零八五

他們的財產和子嗣不要使你讚嘆,真主只願藉此在今世懲治他們,他們將在不信道的情況下死去。

零八六

如果降示一章經說:「你們要信仰真主,要同使者一道奮鬥」,他們中的富裕者就要向你請假,他們說:「你讓我們與安坐家中的人在一起吧!」

零八七

他們願意和婦女們在一起,他們的心已封閉了,故他們不是明理的。

零八八

但使者和他的信士們,藉自己的財產和生命而奮鬥;這等人正是有福的,這等人正是成功的。

零八九

真主已為他們預備了下臨諸河的樂園,他們將永居其中,那正是偉大的成功。

零九零

游牧人中有人托故來向你請假,他們對真主及其使者撒謊不肯來請假,他們中不信道者,將遭受痛苦的刑罰。

零九一

衰弱者、害病者、無旅費者,﹙他們不出征﹚都無罪過,如果他們忠於真主及其使者。行善的人們是無可非難的;真主是至赦的,至慈的。

零九二

那等人也是無可非難的,當他們來請求你以牲口供給他們﹙出征﹚的時候,你說:「我沒有牲口供給你們。」他們就揮淚而去,他們因為不能自籌旅費而悲傷。

零九三

家資富足,而向你請假的人們,才是該受非難的;他們願與婦女們在一起,真主封閉了他們的心,故他們不知道。

零九四

當你們轉回去見到他們的時候,他們要向你們托故。你說:「你們不要托故。我們絕不相信你們;真主確已把你們的情況告訴了我們。真主及其使者將要看你們的行為,然後,你們將被送到全知幽明者那裡去,他將把你們的行為告訴你們。」

零九五

當你們轉回去見到他們的時候,他們要以真主發誓,以便你們避開他們。你們就避開他們吧。他們確是污穢的;他們的歸宿是火獄。那是因為報酬他們的營謀。

零九六

他們對你們發誓,以便你們喜歡他們。即使你們喜歡他們,﹙也無濟於事﹚,因為真主必定不喜歡放肆的民眾。

零九七

游牧的阿拉伯人是更加不信的,是更加偽信的,是更不能明白真主降示其使者的法度的。真主是全知的,是至睿的。

零九八

游牧的阿拉伯人中有人把自己所捐獻的錢財當做罰金,並等待著你們遭難。願他們遭遇厄運。真主是全聰的,是全知的。

零九九

游牧的阿拉伯人中有人想藉信仰真主和末日,他們把所捐獻的錢財當作媒介,以獲得真主的親近和使者的祝福。當然,他們必定要藉此而獲得真主的親近,真主將使他們進入他的慈恩之中。真主確是至赦的,確是至慈的。

一零零

遷士和輔士中的先進者,以及跟著他們行善的人,真主喜愛他們,他們也喜愛他;他已為他們預備了下臨諸河的樂園,他們將永居其中;這正是偉大的成功。

一零一

在你們四周的游牧的阿拉伯人中,有許多偽信者,在麥地那人中也有許多偽信者,他們長於偽裝;你不認識他們;我卻認識他們;我將兩次懲罰他們,然後,他們將被送去受重大的刑罰。

一零二

還有一些人已承認自己的罪過。他們曾使善行和惡行互相混合,真主或許准他們悔過。真主確是至恕的,確是至慈的。

一零三

你要認他們的財產中征收賑款,你藉賑款使他們乾淨,並使他們純潔。你要為他們祈禱;你的祈禱,確是對他們的安慰。真主是全聰的,是全知的。

一零四

難道他們不知道嗎?真主是接受他的僕人的懺悔的,是採納賑款的;真主是至恕的,是至慈的。

一零五

你說:「你們工作吧!真主及其使者和信士們都要看見你們的工作;你們將被送到全知幽明者那裡去,而他要將你們的工作告訴你們。」

一零六

還有別的人留待真主的命令;或懲罰他們,或饒恕他們。真主是全知的,是至睿的。

一零七

還有一些人,修建了一座清真寺,其目的是妨害和睦,加強不信,分離信士,並作為以前違抗真主及其使者的人的埋伏所,他們必定發誓說:「我們的宗旨是至善的。」真主作証:他們確是撒謊的。

一零八

你永遠不要在那座清真寺裡做禮拜。從第一天起就以敬畏為地基的清真寺,確是更值得你在裡面做禮拜的。那裡面有許多愛好清潔者;真主是喜愛清潔者的。

一零九

以敬畏真主並祈求其喜悅為地基者更好呢?還是以傾頹的懸崖的邊緣為地基,因而隨著墜入火獄者更好呢?真主不引導不義的民眾。

一一零

除非他們的心碎了,他們所建築的清真寺,將永遠成為他們心中游移的根源。真主是全知的,是至睿的。

一一一

真主確已用樂園換取信士們的生命和財產。他們為真主而戰鬥;他們或殺敵致果,或殺身成仁。那是真實的應許,記錄在《討拉特》、《引支勒》和《古蘭經》中。誰比真主更能踐約呢?你們要為自己所締結的契約而高興。那正是偉大的成功。

一一二

他們是懺悔的,是拜主的,是讚主的,是齋戒的,是鞠躬的,是叩頭的,是勸善的,是戒惡的,是遵守主的法度的;你要向信道的人們報喜。

一一三

先知和信士們,既知道多神教徒是火獄的居民,就不該為他們求饒,即使他們是自己的親戚。

一一四

易卜拉欣曾為他父親求饒,只為有約在先;他既知道他的父親是真主的仇敵,就與他脫離了關係。易卜拉欣確是慈悲的,確是容忍的。

一一五

真主既引導了一些民眾,就不至於使他們迷誤,直到為他們說明他們所應當戒備的行為。真主確是全知萬物的。

一一六

真主確有天地間的統治權,他能使死者生,能使生者死,除真主外,你們絕無任何保護者,也無任何援助者。

一一七

真主確已允許先知以及在困難時刻追隨他的遷士們和輔士們悔過。當時,他們中一部分人的心幾乎偏邪之後,真主允許他們悔過,真主對他們確是至愛的,確是至慈的。

一一八

他也允許那三個人悔過,他們留待真主的命令,感到大地雖廣,他們覺得無地自容;心境也覺得很狹隘,相信除向真主悔過外,無法逃避真主的震怒。此後,他允許了他們悔過,以便他們自新。真主確是至恕的,確是至慈的。

一一九

信道的人們啊!你們要敬畏真主,要和誠實的人在一起。

一二零

麥地那人和他們四周的游牧的阿拉伯人,不該逗留在後方,而不隨使者出征;不該只顧自己的安逸,而不與使者共患難。因為凡他們為真主而遭遇的饑渴和勞頓,他們觸怒不信道者的每一步伐,或每次對敵人有所獲,每有一件就必為他們記一功,真主一定不使行善者徒勞無酬。

一二一

他們所花的旅費,無論多寡,以及他們所經歷的路程,都要為他們記錄下來,以便真主對他們的行為給予最優厚的報酬。

一二二

信士們不宜全體出征,他們為何不這樣做呢?每族中有一部分人出征,以便留守者專攻教義,而在同族者還鄉的時候,加以警告,以便他們警惕。

一二三

信道的人們啊!你們要討伐鄰近你們的不信道者,使他們感覺到你們的嚴厲。你們知道,真主是和敬畏者在一起的。

一二四

當降示一章經的時候,他們中有人說:「這章經使你們中的哪個人更加確信呢?」至於信道者,那章經使他們更加確信了。同時,他們是快樂的。

一二五

至於心中有病者,那章經使他們污穢上加污穢,他們至死不信道。

一二六

難道他們不知道嗎?他們每年受一兩次考驗,但總是不改悔,也不覺悟。

一二七

當降示一章經的時候,他們面面相覷﹙說﹚:「有人看見你們嗎?」然後,他們就溜走了。真主已改變他們的心,因為他們是不理解的民眾。

一二八

你們本族中的使者確已來教化你們了,他不忍心見你們受痛苦,他渴望你們得正道,他慈愛信士們。

一二九

如果他們違背正道,你就說:「真主是能使我滿足的,除他外,絕無應受崇拜的。我只信托他,他是有偉大的寶座的。」